Minnie_Syl

花开花落,勿忘初衷。

无题(下)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一个圆圈的圈:

前文链接如下:


无题(上)   无题(中)


————————


赵丽颖摸了摸口袋,那份沉淀终于消失,可胸口却闷得透不过气来。


开门回家,夏逸一如既往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夏逸,你说你喜欢我什么呢?”


男人闻言一愣,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你又喜欢我什么呢?”


赵丽颖背在身后的手紧了紧,心里似是有什么要蓬勃而出:“没什么。”


“是觉得我身上没什么好让你喜欢的,还是你根本不喜欢我呢?”


她猛地回头,男人的眼神严肃地让人生疏:“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次见完他都古怪的让我觉得陌生。”


“没有。”她抿了抿唇:“夏逸,你不应该这么聪明的。”


或许是她始终的逃避和脸上的淡漠终于刺痛了他,夏逸突然觉得这阵子以来自己对于眼前人所作出的所有的让步都仿佛一场闹剧。


“你觉得我可以纵容你到什么时候?”


同样的问题同时从两个人的口中说出,她觉得心里的那根刺彻底扎入了肉里,不见血,却让人隐隐作痛。


“夏逸,你真虚伪,明明知道我喜欢他还向我求婚。”


男人笑了笑:“你明明喜欢他可还是接受了我的求婚,我们两个是一样的。”


“如果你不拆穿我,或许我们可以在一起。”


“如果你每次见完他以后的表情都能够不这么悲伤,我想,我是能坚持下去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真的爱你。”


“那为什么要在今天晚上跟我摊牌呢?”


“如果我再不揭穿你,恐怕你也忍不住了吧,丽颖,每个男人都是有尊严的。”


“嗯。”她低着头回房间,关门前有声音淡淡。


“全世界只有你假装不知道你爱他。”


三天后,赵丽颖搬出了夏逸的公寓,重新过起了同人合租的日子。


白天里为了工作拼命,夜里早早睡下,却是一夜无眠。


同事看着她的眼袋渐渐加深,有些担心的拍了拍她的肩:“不过是失恋,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副模样。”


她摇了摇头:“我们是和平分手,没什么事儿。”


“别太累了,你这幅样子家人看了得心疼成什么样子。”


她鼻子一酸,点了点头,最后还是认命去看了医生。


可即使如此,每日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她还是忍着不碰医院开的药,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着天花板,思绪渺茫。


说到底,看医生不过是个借口,日后倘若有人再问起,自己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你瞧,其实我去看了医生的。


逢场作戏,谁不会呢。 


公司和陈伟霆合作的似乎不错,双方都有了进一步洽谈的意愿,而她作为企划负责人少不了抛头露面的机会。


再见到男人约莫是三个月后的事了。


他依旧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名牌加身,连座驾都换成了另一辆高档车,线条流畅,同主人一样干净利落。


她撇开头咳嗽了两声才上前握住他的手:“很荣幸能再和陈先生合作。”


陈伟霆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从怀里掏出名片给她,盛放的盒子不能再熟悉。


“想不到陈先生还是个念旧的人。”


“呵,赵丽颖,你不觉得你装的过了吗?明明三个月前我们才刚刚合作完。”


周围的人微微侧头,赵丽颖有些尴尬的深呼吸着:“见谅。”


男人点点头:“你这辈子都变不了了。”


赵丽颖一僵,赶紧移动着进了会议室,男人也迈步跟上。


门阖上之际,她才看到那群恭敬站着的人不知何时已经各自散去。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有关细节的,我需要和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对接,我想有些……”


“说吧,这个项目是公司的重点项目,我要了解透彻的。”


赵丽颖犹豫许久,最后还是选了个和他相距较远的位置坐下,镇定着开始描述。


陈伟霆半靠在椅子上,手指始终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


她终于有些忍不住:“请你尊重我的工作成果。”


男人挑了挑眉:“失眠?”


赵丽颖顿了顿:“没有。”


“失恋?”


“所以我刚才的报告没有问题?”


“关于子项目的财务预算过低,基础设备的筹建依旧不够完备,要契合‘创新’的主题显然不能光靠噱头。”


赵丽颖认真记下注意点,点了点头后想要离去。


男人却起身挡在门前:“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她细细打量他的眉眼,心里却愈发清明:“陈伟霆,你看,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从前很喜欢你这件事情,可是我从来不说,你也从未提起。现在想想,其实答案也很明显了。所以,在我把名片盒还给你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把倾注在你身上的期待也统统还给你了。所以现在,我真没有什么想要同你说的。”


“还给我了?”


“还给你了,不拖不欠。”


赵丽颖叹了口气绕过男人开了门,却又被人从身后猛地攥紧了手:“我们之中,到底是谁陪伴了谁五年?”


她不再回答,只是呆呆的站了许久后才离开。


这个答案,于她于他,皆是无解。


那之后,赵丽颖极少见到陈伟霆,偶尔打个照面也只是生疏的点点头后离去。


两人默契的将当初的争执当做过眼云烟,风过,烟散。


她的失眠仍在继续,他的忙碌也从未停止。


有些事却慢慢沉淀,赵丽颖知道,沉淀并不会消失,一如她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


当赵丽颖真正察觉到自己身体不行时,她正发了高烧瘫在床上,满身的汗。


明明已经无力到极点,可她却依旧思绪清明——失眠,似乎更严重了些。


门外一片黑暗,她摸索着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挂号,等待,看病,都是一人。


“饿么?还是困了,要不靠在我身上睡一会儿?”


赵丽颖抬头望去,对面的情侣柔情万分,男生的眼神生生能腻死人。


空荡的输液厅了,似乎只有自己形单影只。


窗外的风钻入衣领中,带来丝丝凉意,她拢了拢衣服,突然就觉得撑不下去,拿起手机时却发现屏幕上泛红的电量格外刺眼。


将通讯录里的人上下翻了一遍,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在深夜理所当然去打扰的人。


输液管中冰冷的药水流入体内,从手慢慢冰入心脏。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


赵丽颖觉得自己真是矫情,可没有办法,那人的声音只是淡淡的传来,她的泪却已经抑制不住。


“那个盒子,我不想还给你了,你把它送给我好不好。”她听见自己几乎卑微到尘埃里的请求。


电话那头停顿了许久,就在她怀疑手机电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男人却突然出了声:“那个盒子,你以什么名义来要?是赵丽颖个人的愿望,还是依旧想我把它当礼金送给你。”


不远处那对情侣有些担心的望着自己,她吸了吸鼻子,突然就想起五年前自己被困在警察厅的场景。


天气似乎是一样的萧瑟,而自己依旧孤身一人。


“我在XX医院,你要来……”


话未说完,显示屏却已暗了下去。


她抹了抹泪,有些歉意地冲不远处那对情侣点了点头,那两人似是理解的微微笑着,却不再打情骂俏,只是相互依偎着打盹。


赵丽颖就这么静静看着,心里没来由的平静。


 


陈伟霆来的时候,赵丽颖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手却伸着想要抓挂在墙上不远处晃荡着的按铃。


他快步上前,按下按钮的同时将车上的毯子裹在她身上。


“谢谢。”她仰头看他,心里却觉得莫名庆幸,明明几个小时前,她还对他充满怨恨。


门外脚步匆匆,护士小心替她拔了针头后离开,对面的情侣也不知何时离了去。


偌大的输液厅只剩下两人,倒显得十分冷清。


陈伟霆也不说话,只是扶着她让她大半个身子全倚在自己身上,赵丽颖有些紧张的抓着他的衣袖,他却全然不在意,带着她上车后回了家。


房间里的摆饰全然没有变化,她躺在床上看着男人端来热茶,突然就笑了。


“怎么就觉得这段时间都是我一人在闹性子,其实做你侄女,真的挺好的。”


“失眠多久了?”


她小心喝着茶,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的执着:“一个多月了吧,有时候睡不着就闭着眼睛,等天亮了就假装睡醒的样子,其实是一样的。”


男人叹了口气,小心从怀里掏出名片盒放在她手里。


“赵丽颖,这是我第二次给你这个名片盒,你要收好了,下次我再问你要你也不要还给我。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男人接过她手里的茶杯点了点头。


“当初你为什么帮我?”


“因为你似乎不会改变,不论是你年幼的样子,还是在警察厅里那副自命清高的模样,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


她虽然听不懂,却依旧笑着看他,她想,有些事情也许就是这么神奇。


她置气了这么久,不过是因为他短短几句话,便变得平和。


那晚,赵丽颖破天荒的没有失眠,她笑着和他道别,离开时依旧紧紧盯着他的脸。


 


那件事之后,赵丽颖觉得陈伟霆似乎变了许多。


又或许,她觉得自己同他的距离缩短了许多。


她开始将自己放在与他同等的高度上,同他打招呼,同他谈工作。


日子似乎回到了从前,她开始变得爱笑,变的大胆。


“叔叔,男未婚女未嫁的,要不我向你求婚吧。”


她半真半假的同他开玩笑,却又不等他回答自己又笑着跑了出去:“诶,我怎么会没人要呢,逗你的。”


每当这时,陈伟霆总会说她变了太多,和以前截然不同。


她却明白,这是她,赵丽颖从来就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有着和同龄女生一样的憧憬,只是现实生生将她整容成了一幅陌生的模样。


一周后,她依旧整理了项目资料去找他,却不期然撞见了在他办公室里安静坐着的女子。


略微丰腴却有气质,俨然是前段时间她见到的和他手挽手的女人。


她慌张着想要关上门离开,口袋里放着的名片盒却滚了出来落在地上。


女人小心拾起,笑容却逐渐加深:“是你啊。”


她这才收拾了思绪抬头。


“我是陈伟霆的姐姐。”


她舒了口气,终于跟着她坐在沙发上。


“这名片盒,是我送给他的创业的第一个礼物,倒是没想到在你手里。”


“算是他施舍给我的。”


女人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会轻易施舍给人的东西,话说回来,你喜欢他?”


“喜欢。”


“可你未必了解他。”


赵丽颖愣了愣,最后犹豫着摇了摇头。


“创业,不简单啊。纵使我欣赏他不想要攀附我的实力出去单枪匹马闯的想法,我却也不敢打包票他一定能成功。所以在他决定以KTV为起点的时候,我用近乎挫伤他自尊心的严厉否定了他。我还记得他那天握着这个名片盒信誓旦旦的样子,他说他会成功,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我很高兴,他成功了。


所以,这个名片盒在你手上,绝对不是施舍。”


“对不起。”


女人握了握她的手:“其实我是知道你的,我的弟弟是个藏不住事的人,有些是他不方便同父母说,可偶尔还是会向我透露一两句的。”


“他……怎么说。”


或许是她脸上的忐忑实在太过明显,女人扭头小声笑着。


“这我可说不了,他怎么想你,还是要他亲口告诉你的。我只能说,一个男人愿意倾注五年的时光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他的目的,不会单纯。”


“这五年来,我们一直相安无事。”


女人一愣:“我想,如果这五年来他真的对你做了什么,你反而不会爱上他。”


“为什么?”


“这个社会,比人心更犀利的是流言。一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和一家公司的老板同居,能描述的故事光版本就五花八门,而不论是哪一个版本都能击垮你所谓的自尊心。”


接下来的对话她敷衍着带过,心里却变得更加忐忑。


恍惚着送走女人后,她发呆等在办公室里。


陈伟霆回来后扫了她一眼,接过她递过来的文件细细看着。


“没话想说?”


她苍白着脸点点头,始终按捺着心里的疑问:“说什么?”


男人歪嘴一笑,将文件放到一边:“今天怎么不向我求婚了?”


她顿了顿,最后鬼使神差地盯了他许久:“那我问了,你答应吗?”


男人似乎也没预料到她今天真的要个答案,嘴边的酒窝渐渐加深:“答应啊,名片盒作聘礼都在你手上了。”


赵丽颖一惊:“啊?”


陈伟霆叹了口气:“你还记得我问过你,这世界上有几个人能纵容你吗?我不过是想告诉你,这世界上除了我,本没有人可以这样让你胡闹着玩些欲擒故纵的把戏,倒没想到你倔劲一上来还给自己找了个结婚对象。”


“那你当初为什么跟我讨回那个名片盒?”


“没有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爱的人同别人结婚时手里还拿着自己作为定情信物送出去的礼物。”


赵丽颖突然觉得有些懵,小心抬头飞快瞥了她一眼,恰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


“真不知道我前阵子自己一个人在闹些什么。”


他笑着上前揽她入怀轻柔地拍着:“这样你大概才会知道,这世上大抵只有我能宠你到无法无天,所以你再闹,我还是在这里等你。”


赵丽颖突然想起那天晚上自己问他的那个问题:“所以你当初到底为什么会帮我。”


“因为你始终不变,而那个模样,恰巧是我喜欢的模样。”




————END————


没错就是这么狗血!



评论
热度 ( 173 )
  1. Minnie_Syl一个圆圈的圈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 Minnie_S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