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nie_Syl

花开花落,勿忘初衷。

【启月同人】《生死契约》第五卷03

孤舟钓雪:

第五卷 · 证约
>>>03
  
“夫人,今儿城里放进来了一批难民,听说又是武汉逃来的。你说咱这长沙城再大也得有个限度啊,今儿来一批明儿来一批,没完没了的。您说佛爷他是怎么想的呀,我们长沙原来的百姓都没得吃喝了,还救济这些外人。”小姑娘水灵的眼睛里流露出委屈和不满。
  
“别瞎说,小葵。佛爷的决定你也敢质疑?况且现在啊,早没什么地域之分了,都是中国人,武汉和广东都失守了,长沙不收容他们,谁来收容他们?”尹新月轻声细语,毫无责备之意,可句句道来,便如细细的绳子勒在心口一般的疼。
  
“唉,夫人……我……就是说说嘛。不过您这跑上跑下的,找什么吧?”小葵跟在尹新月身后嘟囔着。
  
“嗯……我就随便看看。”尹新月的目光扫过客厅的每一个角落,脑海里搜寻着之前的记忆。
  
果然没错,很多东西都不见了。
  
“小葵,管家这几天有没有安排你们什么事情啊?”
  
“没,没有啊……”小葵一愣。
  
尹新月一笑,“是吗。”这小丫头片子,居然还瞒着她。
  
“真的,夫人,我可不敢骗您!”
  
尹新月敷衍地笑笑,没说话,心中却开始打起了自己的算盘。
  
“小葵,你知道这段时间二爷和五爷去哪儿了?”
  
“这……听说是去了外地。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小葵摸摸脑袋,很为难地回答。
  
很好。九门该在的不在,该留的不留,就算尹新月是猪也该明白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只怕不是小事。她知道长沙很快就要开战了,日军不日就将挥军南下……
  
即使她相信她的夫君,可她早已不相信命运。
  
在家国天下面前,她的一腔执念,是否还有容纳之所呢?或许最后,也只能化为灰烬了吧。
  

  *
  

当这一晚的白日落下帷幕时,夜色悄然来临,干冷的空气中凛冽的风在游走,在肆虐,在呼啸,拂去了大地的一丝余温。
  
于是,人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躲进温暖的房子。这样的天气,谁也不愿出门。星星点点的灯火如海蔓延,昭示着这将是个静谧的夜。
 
当一丝火光从南门口的伤兵医院亮起时,没人觉得不妥。无非是一道明艳的风景——多么富有生机的火种!处在重重忧虑惊慌中的人们甚至渴望一切富有生机的事物。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美丽的火苗会是一切灾难的源头。那足以摧毁一切的灾难。
  
转眼间,火势越来越大,整个医院都被火焰包围!
  
更骇人的是,大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始蔓延!
  
东,西,北,三面突然都燃起了大火,像是在响应最开始的那一股火焰。
  
大火气势汹汹地包围了这座宁静的古城,于是城中的人们宛如炸开锅一般,发疯一般地跑出家门,四处奔涌——有的去城门,有的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甚至有的连细软家什都被撞掉,洒落一地,场面极度混乱。
  
可大火让他们无处可去,越来越多的人们挤在一起,甚至相互推搡。
  
炸裂的火星噼啪作响,空气的温度急剧上升,整座城正变成一个巨大的蒸笼。
  
逃离,寻死,绝望,崩溃。这是人间地狱,也是地狱天堂。
  

  *
  

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尹新月正坐在沙发上摆弄一本《山海经》。
  
管家急急忙忙地冲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由于佛爷负责的焦土计划出了纰漏,长沙已被大火包围,佛爷让她赶紧跟他离开张府。
  
尹新月倒是一贯地冷静从容,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是了,以她的通透心细,怎会发现不了长沙的异样?既然张启山存心瞒着她焦土计划一事,她也只好揣着明白装糊涂。
  
尹新月没收拾东西,只是紧了紧手上的二响环,匆匆便跟着管家出门上车,往城门方向去了。
  
车子还没开到地方便被堵停了。城门已被大火吞没,而离大火数里之内的地方挤满了密密麻麻的百姓。
  
尹新月费力地挤进人群,一路朝前走,然后她看见了张启山。
  
数月未见,他清减了许多,脸庞轮廓愈发分明,仿佛被最精细的刻刀雕刻出来一般。
  
或许是离大火太近,他常穿的军用大氅早已被脱下,拎在张曰山手中。即便如此,汗水依然糊了他满脸,一颗一颗砸在地上。
  
张启山站在最前边,他身边簇拥着数十名张家军。他时不时对身边的人吩咐几句,于是一名名张家军被遣去救人,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但随着情势一步步恶化,城门在大火的侵蚀下慢慢不堪重负,随时有垮塌的危险。到那时,长沙必将成为一坐死城。在大火面前,一切徒劳的挽救仅仅是杯水车薪。
 
火势越来越大,救援越来越艰难,越来越多的张家军被大面积烧伤,可他们无路可退。
  
张启山的身后,无数失去耐心和理智的人为了获得被张家军救援的机会互相殴打谩骂,无数被逼至绝境的人疯了一般冲进大火里被火焰吞噬,无数人拖家带口在人群里乱窜最后跳进水缸被活活煮熟,还有无数人只是跪坐在原地木然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乞求、怒骂、惨叫、哀嚎,各色各样的声音充斥着张启山的脑海,但他仿佛置若罔闻。因为他的身前,是无尽的大火,是惨烈的地狱。
  
尹新月目睹了这一切,她想着,真的走到绝境了。没想到长沙没毁在日本人手里,却是毁在自己人手里。
  
城门上的石块扑簌簌落下,连着砸伤了几名士兵。城门,要塌了。
  
张曰山的手隐隐发抖,他顾不得什么上下尊卑,几乎冲张启山喊道:“佛爷,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我们不能这么白白送死啊,佛爷!”
  
张启山猛地闭眼,下一刻却又睁开了。他凝视着远方,终于开口道:“传我命令,所有士兵即刻撤离,不得延误。”

弃城了。
  
士兵逐渐撤离,消失在城门口,同时也带走了人们的最后一丝希望。
  
直到所有士兵陆续撤离后,张启山才有所动作。他穿好军装,拿过大氅,然后走向立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尹新月。
  
尹新月感受到他的目光后,勇敢地迎上去,却发现他的眼中一片冰冷。没有温度,没有颜色,仿佛身处无穷无尽的混沌,又似身在极寒的冰天雪地。只一眼,她的心也渐渐冷下去。
  
他把浸湿的大氅披在尹新月的身上,随后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又腾出一只手把怀中的人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
  
张启山没有半分犹豫,劈头冲进火里,张曰山则怀抱一个城中百姓紧随其后。
  
尹新月缩在大氅里,却依然感到热。那是被逼到极致的热,充满死亡气息的热,可以摧毁一切的热。尹新月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
  
她的头贴在他的胸前,听着他坚实有力的心跳,她从未想过这心跳有一天会停止。她不由得抓紧了他的军装。
  
炙热的火舌舔舐着张启山每一寸裸露在外的肌肤,被火焰肆虐过的地方灼心地痛,仿佛被一柄尖刀无情地剖开、翻转、搅烂。
  
本应该是痛到极点的。可张启山觉得有一个地方更疼,闷闷地发堵,几乎把他逼到窒息,就在尹新月的头靠着的位置。
  
张启山冲得很快,片刻,火焰就被他甩在身后,可他没有停下来。最后,他来到城外大路边的一个亭子里。
  
清清冷冷的亭子孤独而昂然地伫立,其中有几个人影在晃动。
  
面对身前等候自己的两人,张启山丝毫没有放尹新月下来的意思,依然是紧紧地将她拢在怀中,裹得严严实实。
  
“九爷,南下的一切事宜可打点好了?”
  
“佛爷放心,解家上下都安排好了。不知张府的东西佛爷怎么打算?”正是解九。
  
“我自有安排。今日之后,长沙想必无法善终了,如今九门中人只能各自散去,暂避风头。”
  
“是啊。听说二爷去了白乔,小五去了杭州,霍解两家一道南下,八爷也离开长沙云游去了,只有三爷和老六断不肯走,九门再聚头也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张启山静静听着,待解九说完后补了一句:“新月和你们一路走,你们带她去香港。北平沦陷时,新月饭店就搬到了香港,如今已初具规模,如此你们两家和新月饭店也可相互照应。”
  
解九愣了愣道:“夫人……不留下来吗?”
  
“她必须走。长沙已经庇佑不了任何人了。”张启山咬牙,也不知是说给怀里的人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解九推了推眼镜框,沉重地点头,不赞一词。
  
张启山突然又转向一边静静站定的霍仙姑道:“七姑娘,新月与你素来亲厚,此番我便将她……托付于你了。若说我有什么牵挂的话,怕也只有她了。”
  
“她在大事上虽然一贯聪明得紧,可有时候,也会犯傻。我向来视她若珍宝,请你,务必好好待她。”
  
语毕,张启山轻轻把尹新月放下,让她靠坐在亭中。尹新月的头脸从大氅里露出来,眼睛却是紧闭的,如同睡着的婴孩。
  
张启山伸手整理她被汗水打湿的刘海,生茧的指腹抚过她细腻的脸颊,又怕弄疼了她,一下一下轻柔到极致。
  
当身后的霍仙姑传来一声低低的“好”后,张启山随即在她眉上落下轻柔一吻,蜻蜓点水间又藏了无限眷恋,但最终还是转身离去,朝城门方向走去。
  
“佛爷,你去哪儿?!”解九脸色一变,上前一步疾呼。
  
“你们走吧。”风中隐隐传来张启山的声音,竟含了一丝悲切和恳求,但若即若离的声音又让人怀疑这只是错觉。
  
张启山消失在解九的视线里,也,消失在尹新月的视线里。她从不曾睡去。
  
尹新月知道他要做什么,也知道她应该跳起来阻拦他,冲他发火,使出一切手段来拖住他。
  
有一个理由,只要说出来,她一定能阻止他的。可她没有。她更清楚,她不能这么做。
  
因为,在一份以死殉城的决心面前,一切风月终将成为废墟的祭品。
 
 
【—本章END—】
 
 
PS:
本来这章准备放一个配角出场,然而因为篇幅有限,竟然没写出来,下更吧……
感觉原定内容越拖越晚……

文夕大火是真惨,而且真的是意外,焦土政策应该是要撤出老百姓的,但是因为准备过程中一直保密再加上突然起火,完全来不及逃跑,成了二战中毁坏的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其实明明不是佛爷的错,然而下更佛爷要背锅了。

焦土政策这玩意吧,不得不说其实还是有道理的,毕竟当时实力太悬殊,武汉失守了之后实在是没什么信心了,所以……唉,没想到最后悲剧了。。反正这种牺牲蒋又不是第一次了,之前炸花园口炸得比长沙还惨呢。

最后心疼一下佛爷和新月,新月最终还是和佛爷分开了,毕竟战争太残酷。可怜我们新月已经有小佛爷了啊,心疼。【我这个后妈是不是应该卷锅盖逃走#(滑稽) 】

评论
热度 ( 42 )
  1. Minnie_Syl孤舟钓雪 转载了此文字

© Minnie_Syl | Powered by LOFTER